唐納德特納普:”我有點幼稚”

唐納德特納普星期一承認競選期間的華麗言辭可能聽起來不完全是總統選舉. “可能是一點幼稚,”特納普在紐約的Trump Tower和CNN的Erin Burnett採訪中說,”但是你知道那?這就是競選” 億萬富翁為他的風格辯護,稱,在共和黨總統競技場裡對競爭對手發出的進攻是反擊. “我回應他們,我是以守代攻,”特納普說.”例如, Scott Walker州長對我非常好,突然他攻擊我,我反擊他.這些中的所有人. Marco Rubio參議員對我非常好,本不應該對我那麼好.一周前他開始攻擊我.” 特納普攻擊許多競爭對手—特別是最近幾周與前任佛羅里達州長傑布布希,盧比奧,肯塔基州參議員蘭德保羅之間的角逐. 他也經常劍指民主黨領先者希拉蕊克林頓為”國家歷史上”最差”的國務卿—他星期一反復指責. 特納普說,“我們看看希拉蕊當國務卿做的工作—他卸職可能是國家歷史上最差的國務卿,我在選票中反對她,我將比希拉蕊做得更好,我要擊敗她,” (上周美國昆尼皮亞克大學投票,特納普尾隨希拉蕊投票,針尖對麥芒,43%比45%) 星期一的採訪,特納普繼續在全國選票中領先,儘管他的票數這個月在接下來加利福利亞共和黨辯論賽中下滑. 評論家和專家評論更展示實質性東西,特納普星期一推出的稅收計畫全面抨擊全美國個人所得稅. 他必須回答迫在眉睫的問題是他怎樣彌補從大量減稅後的損失的財政收入.房地產大亨他的稅收計畫將海外工作召回刺激國內投資帶動增長,全面提升經濟. “經濟將完全是一個火箭,”他說.”這是我所擅長的,這真是我的掌舵室.” 特納普稅收政策中的一個措施瞄指廢除所謂的”附帶權收益:漏洞帶來收益.這是2016年白宮競爭者流行觀點,對像一些對沖基金經理的投資者所得利潤進行高比例徵稅. 特納普星期一承認關閉附帶權益漏洞還不夠—但這是在”心理上”重要一件事. “當你有一個每年掙2億美元的對沖基金人…他交非常低的稅,這不公平並且我認為這說明很多,”他說,”我認為他告訴人們很多,並且很多將要終止.” 當美國面臨ISIS威脅時,特納普同樣權衡在奧巴馬總統和弗拉米基爾普金總統之間處理敘利亞總統巴莎爾阿薩德最好政策上的不一致. 他的方案?讓俄羅斯和ISIS有機可乘. “讓俄羅斯對ISIS進行戰鬥如果他們想對他們開仗,”他說.”俄羅斯很幾乎十分像阿薩德.讓他們擔心ISIS,讓他們開仗.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