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呼籲斯里蘭卡的戰爭犯罪法庭

聯合國高級官員呼籲建立戰爭罪犯法庭,調查斯里蘭卡政府和泰米爾人造反派在該國家26年內戰犯下的”恐怖”濫用權力行為. 聯合國高級人權專員Zeid Ra’ad Al Hussein在新聞發佈會說, “我們的調查揭露出發生在斯里蘭卡違法濫用權力的恐怖級別,包括狂轟濫炸,法外處決,失蹤,悲慘的折磨和性暴力,收留兒童及其它嚴重犯罪,” 他說,建立混合法庭能將國際法官,檢察官,律師及調查員進行整合,是朝著公正前進的重要的一步,因為斯里蘭卡人不信任該政府. 斯里蘭卡內戰2009年以該國政府在印度洋北部島國中心地帶鎮壓泰米爾猛虎組織而告終. 斯里蘭卡前總統Mahinda Rajapaksa抵制戰爭犯罪調查,稱這將有損國家統一所做的努力.他在一月將總統職位移交給Maithripala Sirisena,但是他仍然涉入斯里蘭卡的政治鬥爭. “這份報告被提交到斯里蘭卡新的政治環境下,為希望鋪路, Zeid Ra’ad Al Hussein說,至關重要的是根本改變歷史性機遇是不允許溜之大吉. 一個戰爭性法庭在內戰結束後同樣能調查政府對評論者的鎮壓. Zeid Ra’ad Al Hussein說, 發佈會稱紀錄的犯罪檔調查報告,包括以下: 非法殺戮,斯里蘭卡安全部隊以”可識別”殺害安全部隊檢查站和軍事基地的泰米爾政客,人道主義工作者,記者和普通民眾,該報告稱.泰爾米人通過自殺式炸彈,暗殺及地雷攻擊殺害泰爾米人,穆斯林人僧伽羅人. 性暴力及針對性別的暴力.斯里蘭卡軍方對被男子及羈押的女性實行性暴力,報告稱,補充稱.”來自採訪到30名性暴力倖存者悲慘的證詞,指出性暴力事件不是孤立的事件,而是部分深思熟慮地折磨政策.” 失蹤.成千上萬的斯里蘭卡人在10年裡失蹤,包括內戰最後一年投降的人,報告稱, 酷刑.許多軍事中心配備有折磨設備的房間,”包括金屬條,敲打杆,水刑水桶,受害者滑輪懸吊,”報告稱,現存房間顯示,它是一個有預謀,系統的折磨使用工具,聯合國說. 強制征兒童兵和成人兵.泰米爾人被指控誘拐兒童和成年人的罪行,強逼他們入伍,該報告稱,准軍事卡魯納集團在2004年從泰爾米分離出去後支持政府,同樣被指控拐兒童和成年人的罪行. 拒絕人道主義救助.政府以封鎖北部省人道主義集團運輸的食物及醫療供應.這相當於用全名人口饑餓作為戰爭的方法,報告稱, 雖然聯合國推薦Sirisena問責,但是斯里蘭卡人對政府質疑. “廣大的斯里蘭卡社會對國家當局及機構不信任的情形不可低估.” Zeid Ra’ad Al Hussein說.”不是建立複合性特別法庭的原因,整合國際法官,檢查官,律師及調查者是必不可少的.一個單純國內法庭程式不可能戰勝廣泛和公正質疑的數十年違規,不法行為及破碎承諾” 免受酷刑,英國的人權組織,歡迎聯合國發佈的報告. 免受酷政策宣導者Sonya Sceats在聲明中稱,“聯合國人權主要官員適時推斷出斯里蘭卡國內法庭裝備不良地起訴聯合國曝光的令人髮指的罪行,” “接受治療斯里蘭卡酷刑倖存者與我們堅定不移地不相信單純國內的程式,對高級委員提出不重演過去的破碎承諾得到一絲安慰.”她說,”未取得倖存者信任,包括泰爾米少數派的任何程式將註定失敗.並將推遲共同事業的和解. 人權觀察團同樣呼籲聯合國人權法理事會支持複合法庭的提議. “聯合國成員國應該強烈支持聯合國高級委員會推薦的複合法庭,最好的方式為斯里蘭卡常年內戰的所有受害者伸張正義.” 人權觀察團主管John Fisher說,斯里蘭卡政府應該建立在國際社區善意基礎上,接受這一重要舉措.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在2014年4月投票調查斯里蘭卡的戰爭犯罪,分派聯合國高級委員的人權工作. Continue reading →